您的位置: 首页 > 产品展示

620亿!黑龙江也要建OLED面板厂了?吉林彩晶之后东北的又一次尝试

2018-11-24 19:48:46 本站

  小C君语:如果大庆映奥项目可以线年前吉林彩晶项目之后,终于要出现第二家面板生产企业了。

  在黑龙江大庆市林甸县工业和信息化局的网站上,2017年2月13日发布了一家企业的招聘信息,具体内容如下:

  这则大庆映奥科技有限公司招聘员工的公告中显示,该公司是一家投资620亿元,集研发、生产于一体的新一代显示屏的生产企业。主要产品有柔性OLED屏、反射屏、透明屏、QLED、裸眼3D显示屏等。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电视、车载显示、AR、VR等智能终端市场。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VR、AR、车载显示、医疗等电子显示产品的发展,高性能新型显示屏尤其是OLED、量子点显示屏(QLED)、MLED加速进入智能终端市场,公司的市场前景乐观。

  620亿!这个巨额的投资数字居然超过京东方分别在成都和绵阳的柔性AMOLED产线亿。

  大庆网新闻中心在2016年11月30日发布过一则新闻,新一代显示屏项目投资主体大庆映奥科技有限公司与荷兰霍尔斯特研究中心举行技术合作签约仪式,标志着大庆映奥新一代显示屏项目将获得新型显示领域拥有世界最前沿技术的研发机构的鼎力支持。市领导赵铭、韩立华、陈大恩,霍尔斯特研究中心首席顾问普瑞德、华映科技集团研究院院长梁建铮、哈尔滨奥瑞德光电技术公司董事长左洪波出席。

  按照协议,合作双方将依托霍尔斯特研究中心在柔性显示器、印刷电子及卷对卷生产工艺领域的创新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共同开发OLED照明、柔性OLED、QLED显示和打印技术等新技术和新产品。

  签约前,韩立华与合作双方座谈时说,大庆在多样性产业体系构建过程中,正着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尤其要引建一批成长性好、牵动力强的制造型大项目,该项目落户后将对大庆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意义重大,希望双方紧密合作、互利共赢。合作双方一致表示,将在大庆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充分发挥各自领域优势,积极团结协作,加快项目进程,争取项目早日投产达效。

  上面这些信息都没提到任何关于投资的细节。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不到大庆映奥科技有限公司,但在大庆市商务局的官网上有查询到行政审批许可的公告,同时在第三方数据查询APP企查查中查得该公司法人代表为左昕,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注册时间为2016年11月17日,注册地在黑龙江省大庆市林甸县西南街,经营范围为光电子器件及组件、电子元器件、光电设备的研发、销售及进出口业务;光电一体化技术研究、技术开发和技术服务。

  这1亿元皆由股东大庆奥德科技有限公司出资而来,但大庆奥德科技有限公司现已不存在,企查查直接链接到了大庆奥瑞德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由三位自然人股东左昕、左洪波、褚淑霞分别出资1020万元、480万元、500万元组建成立,而褚淑霞与哈尔滨奥瑞德光电技术公司董事长左洪波为夫妻关系。这家公司注册时间为2016年11月11日,比大庆映奥早了一周,其经营范围为液晶面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进出口业务。而大庆奥瑞德科技有限公司的对外投资中没有出现大庆奥德科技有限公司,相关公司只有大庆奥瑞德创新研究院有限公司,其法人为左昕,注册资本4500万元,注册时间为2016年11月15日。

  2016年黑龙江GDP目标为6-6.5%,实际达成6.1%左右,全国仅黑龙江、山西、辽宁三地去年GDP增速低于全国年增长6.7%的平均水平。

  2017年1月16日,黑龙江省长陆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深入贯彻着力振兴实体经济的重要要求,针对黑龙江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存在的结构性供需失衡和竞争力不强等突出问题,既要加强宏观指导及时给出重要市场信号,引导市场主体注重市场现实。

  而大庆2016年全市实现GDP 2610亿元,同比增长1.7%,扭转了上年负增长局面。如果大庆奥映项目如期投资,630亿的投资额占了大庆GDP的四分之一强。

  映奥项目从公司命名来猜测,华映+奥瑞德,前述新闻中亦出现两家公司的高层人员。相比奥映有奥瑞德董事长的撑腰,宁波曼格科技这家去年曾经立项的公司没有大金主的支撑,已彻底夭折,目前团队也已解散。

  目前映奥科技的神秘感,让人不禁联想,是否公司已经转为以研发为主的大庆奥瑞德创新研究院有限公司,招聘公告内的信息已成为过去时,东北再度建面板产线的愿景只是黄粱一梦。

  作为中国大陆第一家“液晶面版生产厂,曾经的吉林省“天字号”工程,吉林彩晶见证着中国液晶产业发展的每一天。如今走在长春这座城市的大街上,偶尔也会在一些公交汽车车体上看到吉林彩晶、吉林紫晶的车体广告,让我们依稀感到这个受尽磨难的高科技国有企业的存在。然而这个1996年就开始立项,期间经历了“通海高科,欺诈上市”这样灾难的“天字号”项目,目前生存状况如何呢?

  吉林彩晶的诞生可以说承载着无限期望。作为吉林省“九五”计划的头号重点工程,液晶项目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当时的设想是:投资13.2亿元,建设国内首条薄膜晶体管彩色液晶显示器生产线,把长春建设成我国液晶生产的北方基地。

  1997年,为了替液晶项目筹集资金,吉林省政府特意召开专题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决定组建吉林省液晶工程银团,由省工行、省中行和省建行牵头,成员单位主要是金融部门和资金雄厚的大型企业。此次专题会后,筹集资金2亿元投入液晶项目,并于当年底建成了TN/STN&LCD生产线万平方米液晶显示屏的生产能力。

  液晶生产技术原于美国,当时国内并没有这种技术,所以从国外引进产品线是最现实的办法。而整个项目也一直是分两条线运作,一条线是寻找生产线,进行项目谈判,另一条线是筹建厂区,现任总经理的姜海川当时就是技术引进小组的。

  1998年,投资13.2亿元的液晶基地三期工程--TFT&LCD先导工程宣布竣工,这背后是引入的当时日本IBM和东芝合资的一条液晶生产线万块TFT-LCD的生产能力。

  2000年7月3日,肩负为液晶项目筹资重任的“通海高科”闪亮登场,它手握国家“九五”重点项目:液晶显示器的“王牌”,头顶吉林电子企业龙头的光环,发行1亿社会公众股,让整个证券市场为之瞩目。

  液晶产业是一个资金密集型的产业,很多业内人士形容为超级烧钱的行业。所以吉林彩晶成立后,面临最大问题无疑就是资金问题。所以承载着圈钱使命的“通海高科”出现了。

  通海高科把16.88亿元募集资金存入银行账户,并举行了发行成功的庆贺会。但两天之后风云突变,证监会在“接内部人士举报”后,以通海高科涉嫌虚假上市、大股东出资不实、募集资金违规使用等,发出通知暂停其上市。当月底,证监会调查组正式进驻通海高科。

  事实上,当调查组冻结其账户时,通海高科账上的16.88亿元,便只剩下了2.1亿元,该公司已用其中10亿元还了银行贷款,2.38亿元投入STN在建项目,1.1亿元拨给江门高路华作流动资金。

  再以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而刚刚高兴了没两天的“吉林彩晶”再度面临巨大的资金问题。

  2002年11月,为重振液晶产业,吉林省政府投资4500万元,组建了吉林北方彩晶集团公司,并于2003年将其交予中科院长春光机所托管,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把吉林彩晶从欺诈上市的泥潭中“拯救”了出来。

  2003年5月,吉林北方彩晶数码电子有限公司将与台湾唯冠国际投资公司合作,委托加工6.5英寸液晶模块,并于日前签订合作协议。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约定,此项合作从量产开始为期两年,预计两年可加工350万块模块,实现产值17.5亿元人民币。如进展顺利,该项目可望于今年9月份试生产,10月份批量投产,月产能将达到18000片。

  双方的合作方式为来料加工,中国台湾唯冠公司负责产品质量、产品技术、产品设计、技术指导、技术培训等;北方彩晶公司负责对现有设备的改造、员工管理等,唯冠公司负责成品率问题。此外,未来双方还可以视合作情况可延长合同期限和增强合作项目。

  据当事人之一的姜海川介绍:当时台湾唯冠之所以签约吉林彩晶是因为摩托罗拉正在招标一个家电代工项目,而唯冠恰好成了合作伙伴。

  但是2004年的时候,摩托罗垃开始调整策略,曾经的咨询类家电策略逐渐被新的领导人所放弃,这直接影响了吉林彩晶与唯冠的合作。因为失去摩托罗垃这个客户,唯冠根本无力消化这么多片产品。彩晶与唯冠的合作又陷入了困境。

  而庆幸的是,此时的姜海川在经历了几次磨难后,已经坚定了自己的发展思路,坚决生产应用于手机液晶屏的中小尺寸产品,而并没有把产品完全拘泥于唯冠的代工产品。2004年的时候,姜海川自己的研发队伍拿出了1.8英寸、2.2英寸产品。这在某种程度上再次拯救了彩晶的命运,也把握了“自己”的命运。

  由于缺乏资金,吉林彩晶无法从国外聘请人员进行技术改造,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干,在仅有3000万元资金的情况下历时9个月对TFT生产线进行技术改造,并于当年9月正式恢复生产。

  就在与唯冠合作出现问题的同时,吉林彩晶的中小尺寸产品开始找到了销路。全国最大的手机模块生产厂与吉林彩晶达成了合作意向,年需求达50万片。仅此一项就可以消化彩晶70%的产能。

  此时,连同长春联信光电子公司,此时在国内液晶领域,国科光电公司是唯一一家同时拥有TN、STN、CSTN、TFT生产线的企业。市场方面,为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国科光电公司与台湾唯冠公司签定了三年供货合同,唯冠公司包销北彩集团TFT生产线全部产能,产品全部外销。

  可以说,此时的吉林彩晶,有产品,技术,有销路,唯一缺的是什么?资金!!!大量的资金。

  采访过程中,记者提出想去生产车间拍几张照片,但却被彩晶委婉地拒绝了。后来才知道,因为生产线根本没有开工。在询问为何在研发、生产、销售都没有问题的情况不生产时,该公司员工才透露出来,因为没有资金。

  众所周知,液晶产业是个资金密集型产业,烧的就是钱。彩晶员工笑言,一两千万的启动资金还不够她们的水电费。对于液晶制造业来讲,一旦生产线启动,就不能轻易停工,所以资金不充足的话,产品线也运转不了几天,损失会更大。而从其他渠道弄来的那点杯水车薪的资金还不如留给公司的员工开工资。

  面对这种情况如何解决呢?这是吉林彩晶和姜海川必须面对的问题。对此总经理姜海川表示:对于目前的办法,长春市政府和中科院其实都给予了很大关注。但是这个资金并不是个小数目,很多时候,政府和托管部门也是无能为力,借助外力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出让股权,寻找合作伙伴”,这是目前吉林彩晶和姜海川想要做也必须做的。姜海川说:目前靠长春市政府和托管部门中科院解决资金问题都不现实,她们更多的也就是在精神上支持一下。

  一支国内难得的研发队伍、自行研发的产品、现成的销路。作为吉林彩晶的当家人,姜海川也是竭尽了全力把这个要出阁的“姑娘”打扮得漂亮些。

  在这个以政府强势推动为动力的液晶项目中,也许从一开始就埋下了隐患。吉林省一位经济研究人士对本报记者指出:“企业的一把手当时由电子工业局领导直接兼任,中层干部也从局里调任--典型的政企不分的机制。”

  而在吉林彩晶出现问题后,行政归属不清楚又成了一大难题。作为国有企业,长春市政府无疑是大股东,对吉林彩晶拥有话语权。但后来随着国科光电公司的诞生,吉林彩晶又被托管到了中科院。

  这使得吉林彩晶到底归谁管成了难题,很多对吉林彩晶有兴趣的企业都不知道去找谁谈,最后不了了之。说卖个好价钱的时候谁都想说了算,成了历史包袱的时候,谁都不想管,这就是当年吉林彩晶面临的尴尬境地。

  AMOLED的浪潮滚滚而来,巨额的投资让日本和台湾地区裹足不前,唯有中国大陆与韩国上足马力建新线,但即便如此,这也不是任何公司、任何团队想在行业风口想承接便可以用人民币来砸的。AMOLED投资过热的警钟已然敲响。

注意事项